当前位置:主页 > 信息定义 >当庭自辩检察院被迫撤诉法轮功学员获释 >

当庭自辩检察院被迫撤诉法轮功学员获释

发布时间:2020-07-09作者: 阅读:(551)

当庭自辩检察院被迫撤诉法轮功学员获释

在非法庭审中,一位法轮功学员为自己做无罪辩护,博得好评。最终检察院撤诉,他被无罪释放。(明慧网)

明慧网2019年2月27日刊登了由大陆法轮功学员所写的题为「法院上演庭审秀检察院被迫撤诉」一文,作者讲述了自己在非法庭审中的自我辩护及获释的经历。

以下为该文的转述。

转折

1997年,那时作者抽菸喝酒很厉害,而且只抽外菸,只有「希尔顿」、「三五」抽起来才过瘾。他与妻子的关係闹得很僵。脾气暴戾的他,被妻子家的姨夫数落:「你要当了官,得了势,要死一层人呢!」

不过,那一年年底,他看了《转法轮》——法轮功的主要着作后,如梦方醒,大有了悟人生之感。

他从小在农村生活,亲身经历过被人称之为迷信的事,看了《转法轮》后他彻底明白了这些事的缘由,也知道了法轮功是佛法修炼、不参与政治。他还彻底明白了人为什幺要做一个好人的道理,这些都是以前无人告知的。

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我要听师父的话,按『真、善、忍』的最高宇宙特性做个好人、更好的人、为着别人的人。我们一家人沉浸在修大法给我们带来的幸福和美好之中。」作者写道。

更神奇的是,他看《转法轮》后,不久就觉得抽菸很难受,于是很轻易地戒掉了。

起诉

1999年7月,中共江泽民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电视、报纸、广播铺天盖地抹黑法轮功、妖魔化法轮功学员。他想,只有走出去才能让被矇骗的人们看到,炼法轮功的人到底是什幺样子的。

于是他和几十名法轮功学员相约,2000年初在本市的广场上集体炼功。他被当地公安局非法抓捕,并以所谓「扰乱社会治安」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2000年底,他因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再度被非法抓捕。检察院先以「利用某教破坏法律实施罪」,后又改以「诽谤罪」起诉他。

庭审

那时他在看守所已被折磨成皮包骨头,他的好鞋被别的犯人抢走了。开庭那天他穿着一双滑稽的鞋,拖着疲惫的身子,被法警押入法庭。

法官瞄了一眼他脚上的鞋,皱了一下眉头。他抬起头,看到省电视台的记者扛着摄影机正準备给他摄像。周围的法官们正忙着整装、修饰自己,準备上镜头。

法官们为了营造依法办案的氛围,特地给他指定了两位律师,而律师在开庭前从未和他见过面。他想,这次自己要为法轮功澄清事实真相。

他家里无一人到庭,法院压根没有通知其家人。旁听席上坐着一些学生和「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人员。事后,法警告诉他,旁听席上坐的是某大学法律系的学生和政法委官员。在他看来,这一切都是走形式。

庭审中,检察院宣读了一些所谓的「罪证」,还提到他2000年在广场上炼功被拘留十五天的事,依此来指证他所谓「屡教不改」。

接着,两位律师为他做无罪辩护。

他们从法律角度讲了信仰自由、言论结社自由,散发资料没有错、无罪;是不是「诽谤罪」得看资料上面说的是不是事实……

他看看左边的检察官,看看右边的律师,双方辩得很激烈。

最后律师说,资料的内容不是他写的,内容来源于明慧网;如果内容涉嫌诽谤,检察院只能去告明慧网。

自辩

庭审那天,法官让他当庭对检察院的指控做自我辩护。

他说:「我到现在也没搞明白,2000年初我在广场上炼功,为啥拘留我?!大清早我闭着眼睛静静地一动不动地站那儿炼功,就算扰乱社会治安了?那我要在街上走,是不是更扰乱社会治安了,又算什幺罪?」

他的话音刚落,旁听席上发出一片笑声,连他身后的法警也笑出了声。有点常识的人可能也都觉得很可笑。

要知道,在当时他说完这几句话时,已累得气喘吁吁。

法官对他上述的回答没有反驳,又问他为什幺要去散发传单。

他说,1999年「7.20」以后,报纸、电视对法轮功的报导严重失真,根本就不是他所认识和了解的法轮功,不是电视上说的那样啊。他作为法轮功的亲身受益者和当事人,最有资格说清法轮功是怎幺回事。

「我身边所认识的法轮功修炼者从来没有说过『世界末日』之类的话,更没有杀人和自杀的事。」他说,「我们想上电视和媒体说清法轮功的真实情况,电视台不让我说话,媒体不採访我。我没有正常的渠道反映真实情况,只有上街散发传单,向百姓讲明法轮功是被冤枉的,向人们说法轮功不是像电视上宣传的那样。」

「如果媒体给我一个说话的机会,我也不会跑街上去散发传单了。」

庭审只进行了半个小时。庭审后法院书记员找他签字时,对他的态度大变。他非常仔细地阅读庭审记录,生怕他的原话被改,或对他造谣抹黑等。书记员看出了他的心思,笑着说:「你说的话一个字都没改。」

的确,他看到,她如实地记录了他说的一切。

没罪

法警将他送回看守所,他们对他的态度也大为改变,先前押送他去法院时,他们嘲讽地说:「你师父在哪啊?让你师父来救你呀!」

现在他们却一路兴奋地说:「今天可开眼界、长见识了,律师说得太好了,再多说说法律上的事就更好了;你也讲得太好了,再多讲讲法轮功的事就好了;开庭时间太短了,应该再长些,还没听过瘾。」

当时他就想尽快离开看守所这个人间地狱,下车时他顺口问了一句:「不知判决啥时候能下来?」

没想到法警却说:「你别相信他们,他们都是钻(方言,意思是假的或冒牌货)。」

他听后一震,心裏很惭愧,这不是在点化他法官们说了不算吗?

法警把他放到看守所院里,也不和看守所办交接就直接走了。从那以后,看守所里的在押犯问他判决啥时下来时,他就回答:「我没罪!」

释放

大约40天后,检察院来人叫他签字。在提审室里,他和另一位被非法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相遇。检察院的人告诉他们,法院将诉状退回检察院后,检察院最终同意对他和那位法轮功学员撤诉。

第二天,他被无罪释放。

至今他还记得,当时检察院的人无力地瘫坐在椅子上看着他们签字的模样。#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转自:大纪元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