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航空电视 >【引渡恶法】七月抗争诗辑︰我们仍然会激动 >

【引渡恶法】七月抗争诗辑︰我们仍然会激动

发布时间:2020-06-13作者: 阅读:(220)

【引渡恶法】七月抗争诗辑︰我们仍然会激动

我们仍然会激动
◎刘芷韵

至今,以后,我们仍然会激动
当他们把梦推翻
散落一地零碎的肢体

光亮无垢之地
恆温的结界
在现实之内
也在现实之外
叫喊迴荡响彻

同时悄静无声
如果,话语无法被听见
如果,笔直的总是被曲解
如折断的手
被刺伤的眼
如破裂的额角与眉心
血的鲜红叫人震动
但血总会乾涸
会暗哑
如泥泞
如风乾的肉块
腥臭也总会成为过去
死者被惦记于是得以存活
生者被摒弃于是终究死去
活着充满歧义
死亡何尝不是

而我知道
我们以后,仍然会激动
从天而降的不一定总是希望
我们接住了巨大的悲伤
但我们确实也曾接住祝福
不被欢迎的黑影退去
随后又如潮水淹致
他们的面目渐次糊掉
他们融入他们之中
怪异的装备与删去的名号
群体被推开
又被拉回来
来回之间的地狱与天堂
那个,我们称之为家的地方

如果家是一个概念
我们也只能是一个概念
我到底无法明白
假如不涉及爱
我们如何能在叫喊中确认彼此
如何能在奔跑里记得牵手
如何在痛与惊恐之间得到安慰
手与足相连
我们称之为家的地方
破碎的从来不是那边、那些
玻璃或尊严
威信或高墙
破碎的

破碎的,从来
都是我们。

20190719 0121
沙田是我成长的地方,是我的家。
写给曾在沙田并肩同行的,我们也许有某些部份破碎了,但我们在一起,就是一个整体。



致新城市广场警察

◎洪慧

当示威者
被硬生生拗断手腕*
被四五个警察
压着,挖眼

不要埋怨
你的手指被咬断

一个人,一支警棍
就这样追打人群
当我们反过来
把你踢在地上,围殴
不要觉得委屈
你应该装香还神
感谢关二哥
你居然没有丢掉手脚
活着爬起来

当香港人被虐打成真正的
暴徒
你们不能落单
更没有下班
一天廿四小时
守着警署
睡在浩园

2019,7,20

*编按:网传图片,警察180度扭转已被制服的示威者之手腕。「虚词」已核实,该示威者为香港众志常委,手腕遭扭伤。



无题

◎逆弥


只不过是阳光普照的週末
马路有些挤塞
只不过是适合旅游的假期
治安有些严密
只不过是交通繁忙的时段
班次有些调动
只不过是回家做饭的下午
窗外有些声音

只不过是紧贴潮流的商场
封闭一些出口
只不过是海风轻拂的公园
进行一些保养
只不过是人来人往的隧道
添了一些颜色
只不过是坚固屹立的楼层
放了一些鲜花


只不过是效忠国家的特首
回应有些修辞
只不过是精益求精的警队
服务有些投诉
只不过是忙于考试的学生
课外有些活动
只不过是表达诉求的民众
情绪有些激动


只不过是无关痛痒的条例
作出一些修订
只不过是奏唱国歌的行为
需要一些规範
只不过是参选议员的纲领
违反一些原则
只不过是依法公正的审讯
加重一些刑罚


只不过是方便快捷的铁路
管制有些特别
只不过是施工複杂的月台
钢筋有些缩短
只不过是无法进入的码头
用途有些敏感
只不过是填海兴建的岛屿
造价有些昂贵


只不过是崭新改良的街灯
装上一些镜头
只不过是实时更新的程式
删了一些帖文
只不过是免费收看的新闻
少了一些事实
只不过是个人身份的证件
换上一些晶片


只不过是城市区域的规划
事务有些干预
只不过是国家战略的发展
利益有些输送
只不过是长期稳定的制度
定义有些偏差
只不过是人口迁移的居所
边界有些模糊


只不过是一望无际的大海
死了一些生物
只不过是无人知晓的山林
减了一些面积
只不过是月光皎洁的天空
飘来一些烟雾
只不过是沥青未乾的地面
余下一些血迹


只不过是某年某月的某天
杀了一些人民


只不过是这样
如果我们
只不过是这样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